囤文地/DC蝙蝠家三公主痴汉出没注意
主KT,其实就是All3啦【

【Kontim】Wake Up Tomorrow And Feel New

艹……这对基佬分手分得我脸红心跳…………

眠白树:

我终于写完了,写这个,无敌小言,无敌ooc,所有青少年电视剧的必备剧情,真的,我操,耻得我叽哇乱叫,给自己灌了一整瓶酒才写完,我变了,我在干什么,我是谁我在哪。


+++


分级:PG


注意:普通人AU


梗概:错误决定总是接踵而至。


+++


“我和Conner分手了。”Tim开门见山地说,听起来冷静得要命,他双手捧着一杯咖啡,整个人缩在一件过大的针织衫里,整个手掌只露出指尖。


 


“所以我终于等到‘和基佬朋友一起吐槽狗屎前任’这一天了吗?上天保佑,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呢。”Steph热情地回答说,她的金发由于雨天而显得更乱,但是她看起来可不像是个雨天的人。“说真的,要是没有这种机会,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你做朋友。”


 
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Tim干巴巴地说,他把咖啡放回到桌子上,往沙发里陷得更深,看起来悲惨异常。


 


“哦,得啦,Timmy,我最爱你了,你知道我只是开玩笑,”Steph一点也没有真情实感地说,“你和Conner之间发生什么啦?”


 


“不是具体某一件事。”Tim说,“我只是觉得难以继续了。”


 


“我明白啦。”Steph立刻接到,“七年之痒,是不是?你和一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,长到知道他的脏袜子都藏在什么地方,这个人就变得难以忍受了,我懂。”


 


Tim张了张嘴,他想说Steph说得不对,他想说他和Conner之间不是那样,而是一些更为严重,更为难以挽回,更为特别的原因,他们不是任何一对普通的情侣,他们曾经是最甜蜜最般配的一对,他们是学校里撑同志反歧视游行的宣传单男孩,他们是Conner和Tim。


 


他们分手了。


 


“你说的对,”Tim回答道,“差不多就是那么回事。”


 


“谁提出的分手,拜托告诉我是你,不然就太不酷了,我不确定我能接受另一种回答。”


 


“恭喜你,是我。”Tim喝了一大口咖啡说,好像他想要通过烫掉自己口腔的一层皮来惩罚自己似的,“我提出的,就昨天。”


 


“他怎么说?”


 


“他没说什么,我们没闹得特别难看,谢天谢地。”


 


“无聊。”Steph兴趣缺缺地点评道。“你猜怎么着?我觉得就是这种无聊断送了你们的关系,你们一直以来都太一帆风顺了,一点挫折也没有,这不健康。”


 


“可能是吧。”Tim言简意赅地回答说,他不太想在公共场合说这个,事实上,他不想在任何场合说这个,他甚至不愿想起这件事,这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。


 


“然后呢?”Steph追问道,“你们不是在同居吗?你们还选了不少一样的课,你们的朋友圈子基本也是重合的,因为毕竟你们,我不知道,好像从出生开始就在谈恋爱了——哦,等等,这就很操蛋了。”她同情地看着越来越消沉的Tim说,“你有了个没法完全断绝来往的前任,就跟我一样。”


 


他说什么了?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。


 


“是,对,没错,满分,以及正是如此。”Tim回答道,“我能在你那住几天吗?”


 


“当然行啦,”Steph慈爱地看着他,她隔着他们之间的小圆桌伸出双手,亲昵捏着他的脸,把他的脸颊向两边拉开,好像他是个情绪低落的小孩,Tim看起来像个没事儿人似的,但是他难过得快要死了,Steph对此一清二楚,她认识他太久了,“请我喝一杯,我就让你的瘦屁股爬上我的床。”


 


“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前任。”Tim模糊不清地说。


 


“是啊,我知道。”Steph心满意足地说,“我当然是。”


+++


“然后他说,‘Tim,你为什么总是这样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?别总这么讨人厌。’”Tim盘着腿坐在地板上,举起瓶子又喝了一口,他知道自己喝醉了,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喝醉了就管不住自己的嘴,但是这只有Steph和他两个人,并且他明天也没有课,也许有,但是管他的呢,Tim失恋了,他有一万个理由喝个两眼发黑。


 


“嗷。”Steph同情地看着他说,接过他的威士忌瓶子也喝了一口,她也不是很清醒,但是至少比Tim强,“他真的那么说了?”


 


“没错,当着我的面,当着他妈我的面。”Tim说,他笑嘻嘻的,这可不是个好兆头。“我该说什么?就在他那么说完之后?我说‘你说什么?’我简直就是上赶着想要听这一句,也许我是活该,然后他就看着我的眼睛又说了一遍,一个字不差。”电视上在放《杀死比尔》,Steph坚持这种时候就应该看点“爽快”的电影,虽然Tim不理解赤脚踩过一颗眼珠有什么爽快可言,但是他也没什么异议。


 


“这有点混蛋,我是说,对Conner个人来说,虽然和我见过的情侣吵架比起来你们这简直就是前戏,”Steph说,“不过还是,Conner表现得像个混蛋,你又说什么了?”


 


“我说,‘是吗?操你妈的,我们俩完了。’然后我就离开了公寓,我临走前甚至还拿了把牙刷。”Tim笑得前仰后合的,又灌了口酒,“一把牙刷,操,我在想什么呢?”


 


他把空空如也的酒瓶扔在地板上,猛地往后一仰,四肢摊开,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”


 


“这在我听起来就像一时冲动,”Steph说,她从地上爬起来,摇摇晃晃地走向厨房,“你想吃冰激凌吗?我有一整桶,就等着这时候派上用场呢。”


 


“威士忌和冰激凌,为了失恋而酗酒和暴饮暴食,好极了,我真的成了我看不起的那种人,”Tim喃喃自语说,任凭Steph把勺子塞进他的手里,“这不是一时冲动。”


 


“嗯哼。”


 


“这不是,我不是因为他说的那句话才和他分手,我考虑了一阵子了,我觉得我们可能不太适合,我们性格差太多了。”


 


“你们从初一的夏令营开始就在谈恋爱了,并且还他妈的是什么一见钟情,高中毕业你们就搬到一起住,不过好吧。”


 


“初二。”


 


“你到底想不想证明你自己的观点?”


 


屏幕里Beatrice正在驱车去见Bill的路上。冰激凌桶的表面爬满水珠,Tim把满满一勺冰激凌送进嘴里,他感到牙痛,然后头痛,然后冷,然后他又吃了一口,让一切从头来过。有人在Steph的公寓楼下不停鸣笛,Tim想跳出去扭断那个混蛋的脖子,告诉他操他妈的安静点,他什么也没做。


 


“我发短信告诉他这周末我会去收拾我的东西,”Tim说,他把冰激凌桶抱在怀里,水珠在Steph借给他的法兰绒睡裤上洇出一圈深色的湿痕。“他回复说好。”


 


“我们完了。”他总结性地说,把勺子深深地插进柔软的冷冻卡路里中去,“这不是一时冲动。”


 


“你知道我们现在该干什么吗?”Steph举起勺子敲打着自己的腮帮子说,“我们该把Conner·Jerk·Kent的缺点一个个都写下来,你就会知道你这个决定做得有多棒。”


 


Bill冲Beatrice开了一枪。


 


“是啊,”Tim说,他开始口齿不清了,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他的舌头冻麻了,“听起来不错。”


    


Steph在他回答之前就拿好了纸笔,显然她早就打定了主意,她在纸上写下一个七扭八歪的“①”,脸上的神情严肃极了,比Tim看她记课堂笔记的时候认真得多,“说吧,头一桩?”


 


Tim翻起眼睛想了半晌,“像个傻子。”他最后说,“笨,呆,蠢。”虽然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和Tim比起来可能都不算聪明,但是现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,反正他人身攻击的对象此刻也不在这反驳他。


 


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”Conner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说,“你是动脑的那个,记得吗?你是我聪明的小鸟。”


 


Tim想让Steph划掉那一行大写字母,但是他的上下嘴唇被冰激凌粘在一起。


 


“没错,就这么继续,第二件。”Steph鼓励地说,冰激凌融化的速度越来越快了,在他吃完之前它就会变成恶心的甜奶油,有些东西最开始尝起来那么好,但是最后就令人难以下咽。


 


“不知道适可而止。”


 


“我能怎么办呢?我不能因为你父亲不想让我见你就不见你。”Conner轻描淡写地说,好像他没有像老掉牙的上世纪爱情电影那样爬到Tim卧室的阳台上,差点摔断脖子,“那可是要我的命。”


 


“加油Timmy,”Steph一刻不停地按着手里的原子笔,清脆的咔哒咔哒声连续不断地在房间里响起,“你会觉得这很有帮助的。”


 


“要命的感性,对电视节目的品味低下。”


 


Conner整个人压在他身上,气急败坏地伸手去抢他手里的遥控器,Tim大声地嘲笑着他,直到Conner用吻堵住他那张自鸣得意的嘴。


 


“自以为是。”


 


“你嘲笑我看偶像剧,猜猜谁是被看偶像剧的家伙吻到腿软的那个?”


 


“行动先于大脑。”


 


“我当然能和所有找你麻烦的人打架,”Conner怒气冲冲地说,“我知道,Tim,我知道你能处理,但是我就是忍不住。”


 


“无视别人的意愿。”


 


“如果我不把你从电脑前扛走,你就会很快猝死,导致我们的房间被记者塞满,而我不光会出不了门,还会特别心碎。”


 


“所有情话都老套得要命。”


 


“我爱你。”Conner捧着他的脸说,“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。”


 


Steph停下了手上动作看着他,“……Tim?”


 


“什么?哦,”他说,意识到自己在哭,“抱歉。”


 


“我不能,”Tim哽咽着说,他抬起袖子去抹眼睛,该死,见鬼,“我不想谈这个了,Steph,操,Steph。”


 


“这太他妈操蛋了,”他说,每个字都和融化的冰激凌一样模糊难辨,他想把自己的眼珠挖出来,如果能让他别再丢脸地流眼泪,没一件事情能按照他所期望的发展,所有的东西都在和他作对,“我一团糟,我昨天半夜走在大街上,我,我就只是走。”


 


“你知道最操蛋的是什么吗?Steph?不是我半夜跑出来,拿了一把牙刷,”Tim说,打着嗝,他想笑,但是他哭得越来越厉害了,“是那把牙刷甚至不是我的,是Conner的,我犯了个错,我们,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摆在一起。”


 


“我们完了。”他第三次重复道。“我和Conner。”


 


Steph歉意地看着他,用女孩子柔软的手臂拥抱着他,叫他的名字,对他说她很抱歉,和一些其他的话,原子笔冰激凌桶还有空酒瓶散在一边,空调开得太高了,楼下的混蛋再次开始鸣笛,Beatrice杀死了Bill,蜷缩在旅馆房间脏兮兮的卫生间里像个婴儿一样嚎啕大哭。


 


Tim从来没有如此厌恶过自己。


+++


“这些应该是最后剩下的。”Tim站在卧室门口,扫视着房间说,“我想没什么了。”


 


“你们两个离婚的话,Bart要判给谁?”Dick问道,他的手里抱着一个纸箱,里面装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Tim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,都是些不值钱的零碎小玩意,奇形怪状的酒瓶,胶卷,他的朋友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,昆虫标本,《萤火虫》的海报,企业号的模型。


 


有些东西他甚至忘了它们的存在,但他还是把它们都一股脑地打包装好。这是义务,Tim告诉自己说,如果你想要搬出去,就把所有和你有关的东西都带走,这对每个人都好。


 


“Bart不是我们俩的孩子。”他挺认真地回答道,“我们也没结婚。”


 


“那孩子肯定特别难过,”Dick继续说,他低头漫无目的地在手中的箱子里翻拣着,挑出一个游戏机手柄来打量了几眼,又扔了回去,“说真的,你们真的要分手?Jason告诉我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。”


 


他自己也不太相信。


 


“Bart会接受的。”Tim说,“这只是分手,没什么稀奇的。”


 


他自己也会接受,但是不是今天。


 


“我不确定,Wally带他去吃自助餐了。”Dick回答说,“希望他别撑破肚皮,你知道吧?他们家人吃饭都那样,但是还是都挺瘦的,真不公平。”


 


“是啊,真不公平。”我才是和人分手的那个,你却在担心Bart会不会吃自助餐吃得消化不良,这当然不公平。


 


“Conner去哪了?”


 


“我不知道。”他最后打开柜子往里看了一眼,看见Conner,Conner和Conner,很好,Tim会把这些都留在这。


 


“你不知道?”


 


“是,没错,我不知道,”他直起身来,瞪着Dick,他知道自己正在失控,也许这次之后他们就不会继续管他叫小控制狂,鉴于他此刻什么都控制不了。“我不知道,行了吗?也许他去上课了,也许他在见鬼的东非大裂谷,我不知道。”


 


“抱歉。”Dick迅速说,然后就闭上了嘴,聚精会神地研究起箱子里的东西来。Tim看着他,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大的混球。


 


“抱歉。”他嘟哝道,转过身去,“但是我不知道。”


 


“没关系,提宝,我们都经历过这一切。”Dick善解人意地说,“嘿,我们一会去喝一杯怎么样?Jason最近又找到个不错的地方——顺带一提,他问你什么时候才能结束,他在车里等得不耐烦了。”他冲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努努嘴,上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排未读消息。


 


“行啊。”Tim回答道,想起三天前他从Steph的地板上醒过来,头痛欲裂,嘴里尝起来像有人把脚放了进去,然后他意识到那是前一天晚上的他自己,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
 


“等下,呃,我想起一件事。”他在客厅里止住了脚步,Dick回头疑问地看着他,“你在门口等我一下。”


 


“没问题,慢慢来,Timmy。”Dick回答道,他真是个好人,就和Tim的亲哥哥一样。要是没有他们Tim可该怎么办?肯定没办法。


 


“没有你我可怎么办?”他对Conner说,后者只是叹着气煮着咖啡。


 


也可能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

 


  Tim走进浴室里,看着洗手台上口杯里的那只牙刷,他从口袋里掏出Conner的牙刷放回去,把自己的拿出来,扔进垃圾桶里,整个垃圾桶里只有一支牙刷,像留宿的客人离开的早晨。


 


他在原地无所适从地站了一会,蹲下身去换了个新的垃圾袋。


 


Tim站起身来,他扭过头,看见浴缸角落里放着的达斯维达橡皮鸭。那个丑兮兮的小玩意儿,每次他们一起洗澡Conner都要发表几句点评,关于Tim是个什么样的书呆子,还有他自己是个多好的男朋友,同意Tim把这种东西放在他们的浴缸里。而Tim躺在他胸口,只是傻笑。


 
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啊?”他粗鲁地问道,把它抓起来塞进口袋里。


 


“Tim?”Dick在门口提高声音说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 


“没有,”他匆忙地回答道,推开门走了出去,上衣口袋鼓鼓囊囊的,“我们走吧。”


 


“呃,Timmy,”Dick在他伸手去关公寓的门的时候尴尬地说,“那个。”


 


“什么?”Tim不解地看着他,他的手停留在门把手上。


 


“那个,你可能,”Dick往他的手递了递下巴,“你可能应该。”他语焉不详地说。


 


Tim看向自己的手,哦,哦。


 


他把那个小鸟戒指摘下来,重新推开门,把它和他的公寓钥匙一起放在门口的怡口莲铁盒里,它们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,他不记得上次把那个戒指摘下来是什么时候了,他可能从来没摘下来过,自从Conner给他戴上,那不是个订婚戒指,那什么也不是,只是个戒指。他在把钥匙从钥匙圈上拿下来的时候划破了手指,同一根,它看起来伤痕累累,还留着戒指勒出的红痕。


 


“走吧。”他把门关上说,神经质地揉着那一圈什么也不是的戒指留下的戒痕,告诉自己他看起来并不像刚刚离婚。


 


“那是什么?”Dick在等电梯的时候问道,他的目光看着Tim的上衣口袋。


 


“达斯维达。”Tim回答道。


 


Dick脸上的神情告诉Tim他很想继续追问下去,但是他没有,他只是点了点头。


 


而当他坐到副驾驶上的时候Jason又问了同样的话,“那是什么?”他问,夹着烟的那只手伸出车窗外。


 


“达斯维达。”Dick在后座和杂物们坐在一起,抢先回答道,Tim坐在那,慢吞吞地把那只鸭子掏出来,伸到Jason的鼻子底下,它有一股子沐浴露的味道,和Tim一样,Conner也是。


 


“哈。”Jason瞥了一眼说,踩下了油门。“你家里真是什么都有。”


 


Tim把它放到Jason的汽车香水边,盯着它看。


 


“把它拿走,我可不需要第二个每天告诉我‘我是你爸爸’的家伙了。”Jason立刻嫌弃地说。 


 


Tim把它转了个方向,让它做所有看向他们车窗的人的爸爸。


 


“也行。”Jason看了它一会,评价道。“你新找的公寓在哪来着?”


 


Tim说了个地址。


 


“你的动作真够快的,”Jason说,“你们分手连一周还不到,你已经找好新公寓了,要是我不认识你,肯定会猜测你冷酷无情,鸟宝。”


 


“我就是冷酷无情。”Tim回答道,打开汽车导航。“你可没少这么说。”


 


“我们都知道你不是,Timmy。”Jason回答道,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。“那不一样。”


 


什么不一样?Tim想问。没什么不一样的,他从那天晚上走出公寓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盘算接下来的一切了,而不是想着该怎么才能和Conner和好,就像Tim说过的,这不是一时冲动。


 


“不过说到底,你们到底因为什么分手?”Jason问道,Dick向前探着身子,把头塞进他们两个的车座之间,也看着Tim。


 


“这不是一时冲动。”Tim想了半天,只能给出这一个回答。


 


“Wally说他马上就要撑死了。”Dick看着手机说。“然后他还问我们会去哪儿喝酒,我是说,认真的?”


 


“Bart怎么样?”Tim没头没脑地问道。


 


“Bart说他决定要跟着你。”Dick回答说,“噢,可怜的Conner。”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,Jason在照后镜里瞪了他一眼。


 


Tim装作自己没听见那句话。


+++


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Steph问他,她抱着她的电脑,和他并排走着。


 


“还不错。”Tim回答说,“新的公寓挺好的。”


 


“放屁。”Steph立刻说,Tim皱起眉头看着她,而她对此毫不在意,“你知道我不是在说什么该死的公寓,你也知道你一点都不好。”


 


“嘿,”Tim抗议道,“我很好,好吗?你问了我一个问题,又拒绝我的答案,这是什么事?”


 


“这叫做‘明知故问’,”Steph告诉他说,“学着点,小书呆。”


 


“好吧,那你为什么要明知故问?并且我为什么一点都不好?”


 


“因为我关心你,天才,另外如果你很好的话,为什么我们现在走在这条路上?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穿过刚才的教学楼,而要绕一个大圈?因为现在是Conner下课的时间,因为他就在那座楼里上课,你害怕会遇上他,这就是为什么,这就是为什么你不好。”Steph像连珠炮似的说。


 


“我不想看见他,这不意味着我不好。”Tim心平气和地说,“很多情侣分手之后就决定最好尽量不要再和对方见面,避免尴尬,我就是这种人,这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
 


“我和你分手了,但是你还是缠着我不放。”Steph立刻指出。


 


“你不一样,”Tim说,“并且是你缠着我不放。”


 


“好吧,我们俩各执一词,这不重要,问题在于,已经好一阵子了,Tim。”


 


“所以?”


 


“所以你就不该满脑子都想着他,你得向前看,Timmy,出去约会,出去找乐子,你甩了他,记得吗?你甩了Conner,你为什么甩了他,就为了现在每天都愁眉苦脸的,一举一动都心惊胆战,好让自己别遇到他?另外你也不可能不碰到他,你们的社交圈子重合得太严重了,”Steph夸张地说,“你们两个每次在同一个场合出现,就会立刻自动计算出整个空间中的距离最远的两点,我们都受够了,Tim,这让其他人很尴尬。”


 


“抱歉,我不知道这让你们这么尴尬。”Tim加快了脚步,Steph说话的声音太大,而现在有人在看他们了,他最讨厌这个,老天。


 


“Tim Drake!”Steph大叫到,她近乎小跑地跟在Tim后面,“你为什么总是在逃避?”


 


“我没有逃避。”Tim条件反射地回答道。


 


“你有,在这个问题上你一直在逃避。”Steph坚持说,她伸出一只手拉住他,而Tim觉得自己在她的目光里无所遁形,“如果你不爱他了,那你就得继续过你的日子,而不是每天都像只愁云惨淡的惊弓之鸟,如果你还爱他,你就回去对他说,告诉他你做了个错误决定,求他再给你一次机会,Timmy,看着我,Tim,该死的!”


 


“我要迟到了。”Tim结巴着说,他挣开了女孩子的手,在众目睽睽之下落荒而逃。


 


这简直是场灾难。


+++


 


“你让我看这部电影肯定另有企图。”Tim冷静地说,屏幕上Clementine和Joel肩并着肩躺在冰面上,他知道这部电影讲的是什么。


 


“别那么敏感,”Steph告诉他说,她坐在Jason和Dick中间,像个女王一样捧着一大碗黄油爆米花。“你喜欢的那个系列电影,这里有里面那个拿戒指的小侏儒。”


 


“他不是侏儒,那只是因为机位……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这个,”Tim无力地说,“好吧。”


 


“还有绿巨人。”Jason补充说,好像这样就能调动起Tim的热情似的。“还有蜘蛛侠的女朋友。”


 


“我不会因为这个演员演过超级英雄电影,就兴冲冲地把他所有的电影都看一遍,然后指着屏幕大叫,‘那是雷神!’。”Tim反驳道。“我没那么肤浅。”


 


“你在看《饥饿游戏》的时候指着屏幕大叫‘那是雷神的弟弟!’”Jason回答道,“所以,闭嘴,这是部好电影。”


 


“这部和《恋恋笔记本》,杰鸟的最爱,”Dick及时为他们解说道,“还有千万别当着他的面说Kate Winslet的坏话。”


 


Jason用爆米花打了他。


 


电影演到一半的时候Steph终于开了口,Tim翻了个白眼,他知道她想干什么,他早就做好准备了。


 


“所以,消除关于某个人的记忆,哈。”她说,每一个字都是一个陷阱,“听起来挺方便的。”


 


“好好看电影。”Tim装作聚精会神地说。


 


“别装了,你根本就不喜欢这部电影。”


 


“我可不会当着Jason的面承认,”Tim说,Jason揉了他的脑袋一把,“我要使用第五修正案赋予我的权利。”


 


“认真点,Tim。”Steph佯装生气地说,“你觉得这个技术怎么样?”


 


“不怎么样,”Tim坦诚地说。


 


“真的?你就没有什么,没有什么想忘得一干二净的人?”她挤眉弄眼地说,就差帮他回答整个问题。


 


“如果你是说Conner,不,我不想忘了他,我只是和他分手了,我并不恨他。”Tim说,“而且这个技术有什么意义?我知道后面怎么发展的,他们两个都消除对彼此的记忆,然后又去和对方谈恋爱,这根本就是重蹈覆辙,他们还是同样的两个人,将来也还会因为同样的原因分手,人要是犯了错误,就最好牢牢记住。”


 


Dick震惊地看着他,“你不能就这么剧透!”他抗议道,Tim甚至懒得理他。


 


“你真消极。”Steph宣称,“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没有一点身为基佬的浪漫感?”


 


“你又不是头一天认识我。”Tim回答道,伸手去抓爆米花,而Steph报复地把碗高高举起。Tim无奈地看着他。


 


“Steph,”他说,“你到底想干嘛啊?”


 


“我想让你好好生活。”女孩子模棱两可地回答道,“我想让你认清你想要什么。”


 


“我想要你别揪着我和Conner的问题不放了。”


 


“我们都知道谁才是揪着那个问题不放的那个。”Steph坚持地回答道。


 


Tim烦躁地把刘海往后面捋去,他站起身来,“Steph,就只是,操。”他暴躁地举起双手又放下,另外三双眼睛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,“我得出去一下。”他最后说,大踏步地走出了房间。


 


“你把他逼得太紧了,”Tim听见在他身后Jason说道,“你不能操之过急,我们都知道Tim的问题在哪。”


 


“是啊。”Dick说,“他还爱着Conner。”


 


他想重新冲回房间对他们大喊,告诉他们别装出一副对他无所不知的样子,告诉他们他已经向前看了,他并没有还爱着Conner,告诉他们去管自己的事。


 


“我想了够久了。”他看着卫生间的镜子对自己说,“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这是我的决定。”


 


“如果这是你的决定,那我尊重它。”Conner在语音信箱里对他说,他听起来伤心透顶,不知道为什么Tim并没有像他自己期望的那样对此感到开心,“但是,Tim,老天,我很抱歉,我不应该说那些话。”


 


——Conner总是对他道歉,他做错的和Tim做错的,Conner总是在道歉。


 


“我听说你对此已经考虑一段时间了,对不起,我一直都没意识到。”Conner说,他的声音通过手机的话筒传出来,Tim看见那些字旋转上升,在镜子上投出Conner的脸,他不知道Conner在哪,不知道他用什么样的表情说出这些话,他把手指按在话筒上,想象Conner喉咙处温暖皮肤的振动,“我不知道,Tim,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。”


 


我也不知道,他想说,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。镜子里他仍然孤独一人。


 


Steph想要他好好生活,什么是好好生活?和Conner面对面的站着而能不屏住呼吸?新的课程表和新的朋友?新的公寓?窗口大朵郁金香和瓷砖砌成的炉子,瓷砖上画着一颗心,一艘帆船,一朵玫瑰?


 


他不知道。


 


他现在为什么站在这?达斯维达在哪?他手指上的戒痕什么时候才能消褪?他都不知道,一切都没有道理,一切都太令人费解了。


 


“我爱你。”Conner说,“我很抱歉。”经过这一切他仍然向Tim道歉,好像他爱着Tim是什么值得道歉的事似的。


 


他删除了那条语音信箱。


 


Tim走回房间里,他洗了个脸,头发梢还滴着水,爆米花被吃得一干二净,Steph看着他,Dick睡着了,Jason忙着假装自己没有深受感动,Joel拉着他记忆中的Clementine狂奔,而在现实中他只是躺在那,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。


 


“我决定出去约会,和Harper的弟弟。”他大声说,惊醒的Dick从沙发上跳起来。


 


“这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,但是好吧。”Steph谨慎地说,“Cullen会高兴的。”


 


Cullen,Tim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
 


“发生什么了?”Dick困惑地问道,他抹着脸,转头向四下里看着,“我睡了多久啊?”


 


“你们就不能等这段之后再嚷嚷吗?”Jason抱怨道。


 


Tim坐回到他的位置上,“好好看电影。”他说。“蜘蛛侠的女朋友后来怎么了?”


+++


Tim坐在桌子的一侧,无意识地摆弄着餐巾,想着自己为什么此时此刻会在这里,为什么他在和人约会。他叫什么来着?Cullen,对,Cullen。


 


他喝了口酒,强迫自己对着对面的男孩露出笑容。


 


Cullen很好,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问题,Tim·Fuckingmess·Drake,他不知道Cullen在说什么,至少从半个小时之前开始就不知道了,他不喜欢这样的正式场合,他讨厌领带,讨厌叠得整整齐齐的餐巾和按照顺序摆放的刀叉,就算他经常被迫出入这样的场所。


 


Conner会带他去随便什么快餐厅,他们向彼此的嘴里投掷薯条,像所有在公共场合亲热的情侣那样讨人厌。


 


Cullen用爱慕的眼神看着他,对他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报以笑容,好像他是个有趣的人,而谁都知道Tim不是。


 


“Tim,你一张开嘴整个房间就会变闷,”Conner假意对他抱怨说,“所以你最好还是闭上嘴巴,除非你想吻我。”


 


他们睁着眼睛接吻,最后两个人都大笑起来,互相推搡着。


 


“今天真够热的,”Cullen对他说,“夏天快到了。”


 


“是啊。”Tim回答道,他开始觉得头重脚轻,但是他仍然又喝了一口酒,这一个月内他喝醉的次数比他过去十年中的还要多。“是挺热的。”


 


Conner在晚宴上对他说过这句话,他们假装素不相识,Conner端着一杯香槟,把他完美的肌肉塞进燕尾服里,和他用色情的语调谈论天气,最后他们跑进洗手间里,Tim咬着自己的领带,而Conner在他每一寸可以被衬衫挡住的皮肤上留下吻痕。


 


Conner,Conner和Conner,Tim以为他已经把Conner全都留在那间公寓了,但是事实是他自己从来没从那间公寓里离开过。


 


他把一切都搞砸了,Conner对他道歉,但这全都是他的错,他因为一时冲动和该死的自尊而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,然后又做了下一个,再一个,再无数个。


 


“我很抱歉。”他突兀地说,被打断的Cullen讶异地看着他,Tim攥着自己的袖扣,竭尽全力想让自己听起来不像个混蛋。


 


但是他就是一个混蛋。


 


“你很好,Cullen,这一切,所有的一切都很好。”他语无伦次地说,“但是这不是因为,这不是关于你。”


 


Cullen带着了然于胸的心碎神情看着他。


 


“你很绅士,并且温柔,你甚至能容忍我的无聊,还比我礼貌一万倍,我表现得像个野蛮人,我知道,但是,但是。”Tim诚恳地说,最后的那句话卡在他的喉咙里,他觉得自己快要缺氧了,都是因为该死的领带,或者是鱼刺,他们有吃鱼吗?Tim 想不起来了。


 


“但是我不是Conner。”Cullen替他说。


 


“对。”Tim说,觉得自己每吐出一个字都往地狱更近了一步,“你不是Conner。”


 


“我不会说你不是个混蛋,Tim,因为你就是,”Cullen说,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然后一饮而尽,“但是我也并非不能理解你。”


 


“明天我姐姐可能会找上门来打断你的鼻子。”他警告说,“你最好现在就离开,去找你那个壮得像头牛似的男朋友保护你。”


 


Tim站起身来,他最后歉意地看了Cullen一眼,而后者只是对他挥了挥手。


 


“滚吧。”Cullen说,“给我留点自尊。”


 


Tim走进夜风里,天的确热起来了,他扯开领带,把它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,他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,最后他奔跑了起来。他需要回到一个地方,他需要见到一个人,他需要道歉,也许一切都还来得及,也许一切都已经太晚了,他不知道,他没有Conner说的那么聪明,他是世界上最大的蠢货。


 


Steph会嘲笑他,还有Dick和Jason,还有Wally,Bart不会,Bart就像他和Conner的宝宝,烦人又可爱。


    


但是所有的那些都不重要了。


+++


Conner在他第三次按门铃的时候开了门。


 


“Tim?”他听起来震惊极了,而Tim只是贪婪地看着他的脸,他想现在就扑上去吻他,但是他不能,他有很多话要说,


 


“我刚才和人出去约会了。”他大声说道,Conner站在门口,抱着双臂叹了口气,“老天啊,Tim,”他充满困扰地说,看起来那么难过,而这让Tim也难过极了。“你就为了来告诉我这个?”


 


“Cullen很好,他非常好。”Tim告诉他说,他得扶着门框才能站稳,而Conner终于注意到他的异样。“Tim,你是不是喝醉了?”他关切地问道,伸出手去扶着他,那双手,Tim想念它们,“你绝对喝醉了,进门来。”


 


“不,Conner,听我说,”Tim抓住他的手说,“听我说。”


 


“好吧。”Conner迟疑了一下,他没有抽回他的手,这让Tim快活得想哭。


 


“但是他不是你。”Tim说,他的语速越来越快,“我一直在想着你。”


 


“我很抱歉,我不应该,我不应该跑出去,我不应该拿错你的牙刷,我不应该和你分手,我不应该搬出去,我不喜欢昆汀,我也不喜欢爱情电影,我不想忘了你,我不想和其他人约会。Conner,我一点也不想和你分手,我从来都没想过。你总是在道歉,为什么你总是在道歉?为什么总是你在道歉?”他说,完全没有半点头绪自己到底在说什么,他可能又哭起来了,这都是酒精的错,酒精让他的泪腺变得发达。


 


“我只是,我操蛋的自尊心,操,Conner,对不起,这都是我的错,我搞砸了,我他妈是彻头彻尾的一团糟,我。”他抽噎着说,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没有任何形象可言,但是Tim不在乎。


 


“我爱你。”他带着壮士断腕的气势,最后只发出微不可辨的声音。“我爱你。”


 


Conner只是看着他,把他拉进门,伸出手去擦他的眼泪,好像他根本不是个混球,反而值得被爱似的。


 


“我原谅你。”Conner轻声说。“Tim,我原谅你了。”


 


“你不能就这么原谅我,”Tim说,他仍然在流泪,他头痛,说话瓮声瓮气,像个小孩一样吸着鼻子,“你不能这么轻易地原谅我。”


 


“好吧,那我不原谅你。”Conner拉着他走进卧室,让他坐在床上,把他皱巴巴的西装脱下来。“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


 


“我不知道,”Tim说,他真的不知道,他只想和Conner呆在一起,“先原谅一晚上?”


 


“我带了自己的牙刷。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没拆封的牙刷来,眼巴巴地看着Conner。“我今天可以住在这里吗?”


 


“当然能了。”Conner说,坐在他的身边,在他潮湿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,用手指把他的刘海一遍又一遍地往后梳去,“当然能了。”


+++


 “你把达斯维达也带走了,”Conner低声说,“真不敢相信,但是我竟然有点想它。”


 


达斯维达,Tim在Conner皮肤的温度里昏昏沉沉地想起,他很久没见过它了,等他们起床之后他会去问问Jason。


 


“我想你。”他口齿不清地说,承认这一切以前可能会让他感到羞耻,但不是现在。


 


“我知道,”Conner温柔地说,“有只小鸟告诉我了。”


 


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


 



评论
热度(219)

© 壮阳红鸟煲 | Powered by LOFTER